牵引。

跳坑频繁!经常拆逆cp!

【KYAN】变质


•cp为 Kyle x Stan,凯攻注意
•剧情破碎,ooc有
•Kyle视角
•请不在在意为什么他们有钱到几乎次次生日开派对x
•每年Stan的生日比Kyle的早一些

————————————

斯坦的十八岁生日会
那天晚上我和斯坦醉得迷糊。
我本不应该喝酒的,我还没成年——最起码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过完十八岁生日,但在斯坦肯尼还有不请自来的死胖子的怂恿下,我们四个人都喝了很多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酒的酒。
说真的那味道不算很好,我觉得很辣还呛人,并在我嘴里徘徊不散。我眯起眼看他们,嘿,斯坦居然有两个头!
然后斯坦开始给我们讲他从小就和他爸一起喝酒——真是不负责任的老爸,不过我想了想斯坦爸的不正常行为也就释然,同时也更加担心斯坦未来会跟他爸一样,酒精充溢大脑什么的。
我甩甩脑袋扔掉这个想法,手控制不了地去拿更多酒,然后灌下去。直到肯尼抓住我的手,我隐约听到他对我说我不能再喝了,然后塞给我什么。
啊哈,一块蛋糕。
我塞进嘴里咀嚼,辣味混着甜和涩刺激得我皱眉。
“该死的,一定又是变质的。”
我回头想和斯坦抱怨,却发现我吃掉那块蛋糕的功夫肯尼不见了,可能是去了厕所吧,而斯坦醉得睡倒在沙发上——噢,死胖子去哪了?我当时可没想那么多。
总之我看着斯坦两个头上四片唇形饱满的嘴唇随着呼吸微微开合,仿佛在念着什么咒语。而我就是被咒语迷惑的可怜人吧,在两个头之间踌躇了下就对着左边的吻下去。
然后我触碰到温热柔软。
“我喜欢你,斯坦。”

凯尔的十八岁生日会
我在自己的生日会上意外地没有喝太多,只是一昧地给斯坦灌酒。
好吧,我承认,也许有些已经变质的情感和着变质蛋糕多年发酵的香气剧烈地溢出我的心口了。
我喜欢你,斯坦。
细细咀嚼这这句无数次在唇齿间流淌的句子,我自嘲地笑笑,举起酒瓶冲着醉醺醺的斯坦开起了恶劣的玩笑。
“嘿,兄弟,来一炮吗?”
仿佛时光回流,斯坦微眯起眸与我的视线碰撞,多年前的回忆让我的心也禁不住一抽。
随后是熟悉的狂热跳动。
“荣幸之至。”斯坦伸出两根手指朝我勾了勾,十足的挑衅意味。
我抄起酒瓶射了这个毫不在意的男孩一脸,再扯过他半敞开的领口,与他嘴唇相撞。
这可是你答应的。我麻痹着自己,解开斯坦的领口,一路细细亲吻下去。
我是那么那么喜欢你啊,斯坦。
“我爱你。”

————

斯坦的十六岁生日会
我也不知道那些感情是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也许是斯坦满脸雪碧泡沫的时候,也许是他在笑着和我开各种玩笑的时候,也许更早。
——就像我永远不知道斯坦家的蛋糕是不是变质的——亦或是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一样。
我只是远远看着斯坦,突然就很想和他保持一段尽量长的距离,或者脱离开四贱客几乎形影不离的悖论,一个人安静地远离所有。
但是不可能。
我控制不住地去关注斯坦,用视线去描摹他——甚至视奸他。只是越看越觉得我似乎了解得越来越少,他让我慢慢地不认识,慢慢地完全变掉。
一只盘子伸到我面前,我才反应过来斯坦来邀请我过去为了青春狂欢。
“我喜欢你,斯坦。”
换来的依旧是和往年一样的无奈笑容。

凯尔的十六岁生日会
所有的记忆只剩那件所谓的生日礼物。
斯坦愧疚的表情都快从他脸上滴出水来:“没有礼物,老兄。我忘了。”
“要不…你随便从我房间里挑一个什么?只要不把我的床整个儿搬走都没问题。”斯坦试探性地说着。
“那我不回去了。”
我扑到斯坦的床上,呼吸间鼻腔中满是斯坦的味道和洗衣液的香味,堵塞得我快要窒息。
“斯坦,我喜欢你啊。”我在被子里闷闷地说。
斯坦挤上床,嫌弃了我占的位置太大后听着我的话笑出声:“够啦,兄弟。”
他一定无法理解我嘴里复杂的味道,香甜的幸福和苦涩的变质滋味。

————

斯坦的十四岁生日会
那是我和斯坦第一次为对方做手活的时候。
我将斯坦的每一声喘息呻吟和他手指在我下体部位上生涩的每一下动作都印入记忆深处,以便之后细细品味。
当我达到顶峰的时候我叫了他的名字。
“斯坦。”
我喜欢你。
仿佛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在我耳边炸裂开来,随即一发不可收拾。

凯尔的十四岁生日会
“嘿,兄弟,来一炮吗?”
我得意于自己刚想到的这个玩笑和斯坦因为这句话微微发红的脸颊,他一向很经得起逗,也许是现在周围人太多了吧。
“为什么不呢?”斯坦还是暴露本性般地冒出了这一句话,然后我们两个都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比较这在我们无数个恶劣玩笑里面简直不值一提。
然后我举起一旁的雪碧瓶射了斯坦一脸。
我们一边笑一边打滚,我凑过去看斯坦,他的头发虽然藏在帽子下面,但也毫不例外地被弄湿了,雪碧的些许泡沫还残留在他的脸上。
我的心脏突然漏跳了一拍。
然后我伸手帮斯坦抹掉他脸上的泡沫,用着自己所能发出的最认真的声音说:“斯坦,我喜欢你。”
“嘿凯尔你是又想来一块变质的蛋糕吗?”

————

斯坦的十二岁生日会
说真的我不介意斯坦家总是有变质的蛋糕味道。也许根本就没变质,但心理作用和气味却叫嚣着这个概念。
“我喜欢你,斯坦。”
这样的句子滑出口中已经到了一种几乎娴熟的地步。
我只是笑,沉默着装作一如既往地和他们打成一团。
然后依旧是得不到回应的失落。

凯尔的十二岁生日会
“我喜欢你。”
没什么值得记住的,斯坦只是一如既往当做笑话和有些恶劣的小玩笑而已。
反正我们还小不是吗?按照斯坦的话来说,未来无限可能。

————

斯坦的十岁生日会
“那我们两个每两年都开一次生日会吧。”斯坦这样对我说。
“开多了不会厌吗…”我嘟哝了句,但也没否定他的提议。
“放心!就算每次都在同一个地方开,风格也会不一样的。再说发生一样事情的概率也不大吧…噢我的天!他们杀了肯尼!”
“你们这帮混蛋!”我大骂一声,然后接受了斯坦的想法,“好吧,那我们要有句比较有纪念意义的话…?”
“嗯……”
“我喜欢你怎么样!”
“嘿,老兄,快住嘴!”
我在笑骂声中的快活感觉已经忘记,但别的感情却细微变化着磨刻进我的灵魂。

凯尔的十岁生日会
“我喜欢你,斯坦。”
我一本正经地理了理自己头上的帽子,抿紧了唇线对他说。
“从这次开始,我每次生日会都会对你说。”

————

斯坦的八岁生日会
我伸出手,看着那个带着蓝红色绒线帽的若我孩也伸出了手痛快地和我击掌。
“我叫凯尔,多多指教,我的新邻居。”
“斯坦。”他笑着,“希望我们相处愉快。”
“伙计,我喜欢你的帽子。”
“你的也不错啊?”
“哈哈,来块蛋糕吗?”
“谢谢!……噢,见鬼!这…”
“哈哈哈哈哈哈是变质的你居然上当啦!”
“斯坦——!!”

凯尔的八岁生日会
“我喜欢你,斯坦。”
用这句话来作为开场白可真奇怪,但我又想不出别的什么煽情的话来表达自己对这个相处时间不长但分外合得来的好友的喜爱之情。
“嘿这听起来可真基…噢我的天他们杀了肯尼!”
“你们这帮混蛋!不过别在意了斯坦,先过生日吧!”
“唉我也有些喜欢你了哦凯尔,来块蛋糕?”
“不!!”

————

斯坦的十九岁生日会
这是第一个没有遵守约定的生日派对。
“我们大学不一样…所以,以后应该不会常见了。我是说,我不一定会回来。”
我盯着斯坦的唇畔开合着吐出我在以前从未想过的问题,现实的喧嚣在我眼前扭曲破碎,只剩酒精和变质蛋糕的刺鼻气味。
我和斯坦在此之前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说过话了。
——在我十八岁生日那次蓄意的强奸之后,斯坦开始可以的疏远我。啊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如果他还一如既往“老兄”“老兄”地叫我那才不正常。
但我还是他妈的后悔了。
我开始长时间一个人独处,开始回想每一次的生日会,生日会上一直念想着的酒精味,斯坦家里莫名其妙的变质蛋糕味和没有断过的表白。
有什么用呢?
在也许是命运注定的现在,我就快要失去斯坦了。
“还有,凯尔。”斯坦理了理情绪,眼睛却还是不愿意看我,声线却越发平稳,“其实我家里的蛋糕并不常有,生日会上的话也就有过两三次吧,所以其实我们说的那些都只是算是…一个梗?”
太残酷了。
我没有忍住笑出声,呛了口空气后猛烈地咳嗽着气都喘不过来,只是窒息感从心口传来扼住喉咙。
我喜欢你啊。
已经没有资格说了。
我看着斯坦走远,和别人一同欢呼着,自己伸手去端起酒瓶,任由自己被酒精淹没。
唇齿间还有变质蛋糕的苦涩,在心口缠绵不去。

凯尔的十九岁生日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的帽子,那颜色搭配真可爱。”
“我喜欢你的床,满满的都是你的味道。”
“我喜欢你家的蛋糕。嘿虽然变质了但味道还是不错哟!”
“我喜欢你的嘴唇,想亲吻它,不让它说出任何我不喜欢的话。”
“我喜欢……唉,我都喜欢。”
斯坦的一切我都喜欢。
我在冰凉的被窝里蜷起身体,自嘲地笑了笑,温柔地责骂自己。
哭什么哭,哭什么哭。
——不就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过生日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