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引。

跳坑频繁!经常拆逆cp!

【策藏】无伤汪和短腿叽 01


可能会是个坑吧。

叫花子策x叫花子藏
好吧硬要说的话,是将军策和少爷藏,我慢慢讲(...

——————————————

藏剑第一次见到天策是在太原。
那会儿藏剑穷的叮当响,靠着些铜板勉强过了几天,打小锦衣玉食的大少爷还是憋不住来找点法子卖金。
于是藏剑选择了太原河边的马草天堂。

马草天堂自然是个笑称,是藏剑的师妹给取的。
那会儿山庄的少年人结伴接了任务出来历练,藏剑的师妹接了挖马草的任务,却没火急火燎地拉着他去苍山洱海,反而神秘兮兮地凑着他耳边说,师兄啊,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以后你的马草就不愁了。
他们在没人争抢马草的那块地儿挖了远远超过任务需求的马草,直到两人气喘吁吁,身上的篮子里什么也塞不下了才停手。
藏剑记得那会儿他的师妹转头冲他得意地笑,脸颊上显出可爱的小梨涡,然后她说,这简直是马草天堂啊。
那会儿爱慕着师妹的藏剑红了脸侧过头,偷偷地看师妹。师妹抬抬手,一只蝴蝶停在她手上轻轻扇动翅膀。
藏剑想,大概,真的是天堂吧。

藏剑一榔头对着土砸下去,哐的一下砸到石头,手都被反震得麻麻的。
他一下心头有些烦躁,想着哪儿不是挖,干脆就换了个地儿挖了起来。
等藏剑挖得差不多了,他起身活动一下身体,然后就听到哐的一声。
还带着一声很响的卧槽。
藏剑汗,望过去,是有人在挖他一开始挖的地方,和他一样一榔头下去砸到石头反震到了手。
嗯,榔头。藏剑想,看来这人和我一样穷。他顿时有了同病相怜的感觉。
然后他看着那个穿着粗布衣的人捂着手咬牙切齿好一会才想起来,普通人被这么一下也难受得紧,更何况刚刚那哐的一声表现出了这人用了不少力道。藏剑是内功护体才不怕这个,于是他同情地看着那个大兄弟。
咦,大兄弟长得还挺有风度。
不过那个大兄弟没看到他,隔了会儿又安静地挖了起来。
藏剑没有上去搭话的兴致,也就拍了拍满满一篮子马草去了交易行。

藏剑第二次见到天策是在扬州。
藏剑这段日子尝试了不少活儿——扮作姑娘家的相好来让姑娘对家里有个交代啊、杀猪啊、挖马草啊、给想要宠物的小娃子摸湖边的乌龟蛋啊...等等。
当藏剑给自己了个空闲来买点小酒的时候,这不,他见到天策了。
天策也是来买酒的。
天策拿了一坛藏剑最喜欢的酒,从口袋里摸了些碎银给店家。店家忙夸道,客官眼光真好,这酒可是不错的,扬州城里不少人喜欢,可不,这是店里最后一坛了。
藏剑一听是最后一坛,有些急了。他上前一步想和天策打个商量把酒让给他。
这位兄台能否打个商量呢?我很想要这坛酒,酒钱我自己来,我还可以多给你几两碎银,如何?藏剑这样说。
天策回头看了看身后人挑了挑眉,不置一词。钱已经给了,他拎着酒转头就走,后面店家喊着客官慢走,再问着藏剑,要不要试试别的酒,都不错的。
藏剑感觉自己被压抑多年的少爷脾气又上来了,想想自己这段日子可是多么努力辛苦,给天策的价码明明也不赖的样子,委屈和气愤都冲上心口。
于是藏剑先是咬牙冲店家礼貌道了别,出门便拿了边上铁匠打坏了的剑,质地下等,剑身有点弯还有些裂缝,但藏剑无所谓,举着那把轻剑就喝了声。
站住!
旁边的铁匠和他挺熟,也就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没多说什么,任着藏剑拿那把破剑玩儿去了。
藏剑没想到天策倒是真的站住了。
于是他等着天策放下酒,急急说了声请赐教,就执剑走上前去。
天策也看了看四周,取了铁匠锻好的一柄铁枪,在铁匠惊了的时候掏了碎银给他,价格应当是够的,铁匠也就闭嘴随他们去了。
于是藏剑老老实实走过来站在天策前面,打算给天策来一套听雷断潮,不料天策甩了圈枪,微微挡开藏剑的剑,再脚下用力,一个小轻功往前去了。
于是藏剑惊了。
他心道不好,大意了,看来这也是江湖中人,得小心点才是。
于是藏剑踏着稳健的步伐持剑走过来,一步一步非常稳重,绝对不会摔的那种。
天策跑了两步拉开距离,然后一个猛冲,举着枪过来了。
藏剑心中警铃大作。
果然,天策绕背给了他一下子...下子...子...
嗯?
怎么这个江湖中人的招式连他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内功护体都打不破??
藏剑听天策好像低声咒骂了一声,不由乐了。他于是提出一个非常不公平的提议:
咱谁切磋赢了谁拿酒呗。

于是那天的扬州城里有了一大奇观。
——两个布衣平民,拿着最破的武器,学着外面广场上切磋的门派弟子们,进行着互相之间根本不被对方触碰到的斗技。
藏剑拿着剑走走走,怎么也比不上提起酒跑动的天策。天策甚至不高兴跑远,顺手给酒开了封,一边慢慢喝了几口,一边左跑跑右跑跑溜藏剑。
藏剑举着剑脚踏实地地走着,几欲吐血。
他想,之前说切磋赢了得酒的自己,怕不要是个傻子吧。
回了好一会儿藏剑还是放弃了,也没再瞎嚷嚷丢自己的脸,在一旁相熟的叫花子叫好的笑声中瞪了他一眼,然后冲着天策抱了抱拳。
佩服。
藏剑说出这俩字儿时感觉自己脸上都要烧起来,牙关咬得发抖,一旁的叫花子笑声更大了。
只是藏剑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天策径直走了过来,放下了枪,伸过来的手里端着那坛酒。酒被端得挺稳,大抵是因为端的人手劲大。
藏剑问,给、给我的?
天策点点头,给你留了一半。
于是藏剑感激涕零地接过来,几口干了那酒。之前也走了不少路有些口干,于是更觉得从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酒。
藏剑。藏剑打了个小小的酒嗝,满足地抱自己名号。
天策。对面回他。

于是藏剑和天策认识了。

————————————————
TBC.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