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引。

跳坑频繁!经常拆逆cp!

【SD】 不可自杀性


一块小甜饼,大概。
啊好短。

——————————

——他们总是在不断地死去,每次却又都毫无例外地获得新生。

迪恩在很久之前听过一句话,具体忘了是什么情形了,地点时间一概不清,只知道有个恬噪的老式风扇在头顶摇摇欲坠地转着发出刺耳声音,难听得惹他头疼。有人坐在他身旁看书,是位很知书达礼的女性。
在这么烦人的环境下都能把书看进去也是了不得,迪恩这么想着,不由侧头多看了那姑娘一眼。正巧女士正读到些什么,可能苦于噪音,便小声读出了声方便自己的理解。
“神最可悲之处,在于神的不可自杀性。”
那姑娘读完后才察觉身旁迪恩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头说了声儿让他不必在意。而迪恩也没多大感触,挂着面对美丽女性应有的一贯的笑容回应了声。
“啊,很有意思啊。”

迪恩当然没觉得那话有意思,最起码在当时,他对那位女性的兴趣更高一些——他一般都喜欢野性辣妹,而那位女士身上的书卷味儿虽浓,野性却自内而外地发散出来。
就像萨姆,他身上的气味里永远带着股训不够的味道。和萨姆经常用来看着迪恩的小眼神不一样,那股味道只有在危急关头或者床上才会浓郁起来,熏得迪恩目眩神迷,恨不得把自己的宝贝弟弟就这么关牢了再想个法子养踏实。

迪恩是个无神论者。
好吧,最起码他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完全不相信世界上存在神啊上帝啊天使之类的某某,直到现实狠狠给了他一巴掌并带来了扇着翅膀的小天使。噢是的,那一切把他原本就与常人不同的三观再次刷新了一遍。
所以当他第一次看到天使被杀死时,脑袋里突然跳出多年前一个素不相识的姑娘随口读出的一句话。大概是从很久远的记忆堆里挖出来的了,所以连字眼都显得朦朦胧胧不带真实感。
那些小神可以轻松地被天使杀死,而天使也并非无坚不摧,同样可以被杀死。

没有什么是永恒,也没有什么能逃的了死亡。哪怕逃离了命运束缚,死亡也是必需品,无可更改。
迪恩本以为不会有例外的。

迪恩寻过很多次死,在每次萨姆死去或消失的空白阶段里。他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自杀过,但也差不多算了。究其根本还是因为迪恩怕萨姆突然又回来了却找不到自己,同时每次迪恩也都在不断不断地寻找各种方法去带回自己的弟弟。
迪恩也死过,真正意义上的,且不止一次。
然后他们现在还是在这里,在一块儿。总有不可抗力把他们带回来,绕上一个大圈最后还是把他俩放在一起。什么都无法带走他们,或是将他们分离开来。
他们早已一体,而每一次强制性的剥离,都血淋淋而又极具短暂性,会在不久以后重新长在一起。
越长越畸形。

迪恩思考过很多次关于他和萨姆的问题,关系,感情,亦或是别的什么。
他们是血亲,是家人,他们同时也是床伴。
他们应该是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爱人的,即使他们比一般的爱人都更加深爱对方。他们愿意为对方死,为对方牺牲掉自己的任何东西。他们重复着亏欠对方。

迪恩曾在一场和恶魔的激烈战斗后草草包了伤口,就一言不发拖着萨姆上床。但急躁地坐上床头后他突然有点懵,只坐在那看着自己的弟弟,相对无言。
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可怕,从开始一个拥抱就能缓解的横跨生死线后的疲惫与紧张,到现在一结束战斗迪恩就急着拽上萨姆寻求些什么不该有的安慰。一切的一切就像当年萨姆喝上第一口露比的血之后,再也一发不可收拾。

他们被剥夺了家庭,平凡生活,梦想,甚至是死亡。直到最后光溜溜地只有对方了,只好相互依偎取暖,舔舐伤口,尽自己所能安慰对方。
他们会在不得已时缓解对方所有的需求。或许其实这一切本来就是他们真正想要的,只是他们都知道这是不对的,却又互相欺骗,一边贪恋这违背伦理的感情又一边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

但是迪恩知道萨姆总有一天会清醒的,自己也是。
大概会有那么一天,两人各自组建家庭,放弃猎魔,或者一边继续猎魔一边延续这家族工作给下一代。然后两兄弟隔段日子会一面,喝个小酒,把之前拯救世界或者猎魔什么的话题拿出来当成下酒小菜。喝完以后各回各家,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他们的关系很稳定,却又摇摇欲坠。迪恩躺在萨姆身下听着床板的吱呀声有时突然就想起那个恬噪的风扇,身旁有位女士看着书轻轻读出声。
他看着那姑娘的嘴开开合合,可他听不到任何声音。风扇一圈圈地转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掉下来,可它依旧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迪恩想,大概是因为他们真的只是人类而已吧,就算在某些程度上甚至跨过了神的栏杆,可毕竟,人类就该有个人类的样子。

迪恩和萨姆相互对视很久以后还是老规矩,该做什么做什么,不浪费气氛也不浪费感情,抓紧这心潮澎湃的时刻。
结束以后迪恩伸手掰过萨姆的脸,刚刚令他着迷的野性已经跑了个干净,只剩一对好像会说话的眼睛,直直看着他的眼睛,一副要把他给看个通彻的架势。
然后迪恩突然笑了,普通意义上的笑了。
他动了动口型,眼前那个老旧风扇又开始演哑剧,也连带着他自己忘记了发出声音,只两瓣嘴唇开开合合。
你剥夺了我的可自杀性。小萨姆,我觉得,只要你还在这个世界一天,我就永远不会自杀。不仅如此,不管生活有多糟,我都会非常努力地活下去。

萨姆只是慢慢附上迪恩的身体,试图更靠近一点、再近一点。他浅浅吻上迪恩,唇畔很轻地落在迪恩嘴角,正好止了迪恩似乎要用口型说个不停的架势。
然后萨姆小小声地说话,没有任何床第情人间的柔情蜜意,只是很平淡很普通,用着最正常的语气和平时一样对迪恩说着话。
“我爱你。”
“别的都不说,不管以后怎么样,我爱你。”

风扇再次发出恬噪的声音。萨姆的话说完,迪恩的世界重又充满了喧嚣。

——他们总是在不断地死去,每次却又都毫无例外地获得新生。
然后不断纠缠,直到下一场死亡的降临。

——————————

评论(2)

热度(47)